联合国:不被理睬的空谈机关

以色列对加沙发动的战争暴露了西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虚伪性,也表明了联合国及其裁决的国际法的无能。实际上,联合国不过是帝国主义的工具而已。(按:原文于2024年2月26日发布于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作者:Lotta Angantyr)

全世界都在惊恐地看着以色列对加沙发动的战争。3万多人丧生,50万人面临饥饿,220万人生活在野蛮的条件中。

西方帝国主义已经将冲突扩散到整个中东,所到之处都蔓延着死亡和毁灭。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世界各地的工人和青年动员起来举行大规模游行呼吁停火,迫切希望停止轰炸。

许多巴勒斯坦团结运动的领导人将所有希望寄托在联合国身上,希望世界各国领导人能够齐聚一堂,找到和平的解决方案。

“国际法”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将加沙的情况形容为"人间地狱"。他一再呼吁停火。然而,联合国安理会每次试图通过呼吁停火的决议都遭到美国的阻挠。

因此,当联合国国际法院(ICJ)裁定以色列“至少相当有可能”(at least plausible)正在实施种族灭绝时,巴勒斯坦运动的许多活动家和领导人认为这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停止战争组织(StW)的林赛-格尔曼(Lindsey German)写道:”法院对南非所提案件的裁决是对以色列的有力控诉,并表示该国有理由对可能的种族灭绝行为负责"。

格尔曼认为,国际法院没有呼吁停火”令人失望",因为”它有能力这样做......就像它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所做的那样"。不过,她对国际法院要求以色列”采取措施防止种族灭绝”表示欢迎。

然而,俄罗斯的例子恰恰证明,虽然国际法院可以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但却没有任何强制执行的权力。

巴勒斯坦团结运动(PSC)也发表了类似的声明,恳求英国保守党政府尊重国际法院。他们写道:"国际法院作为国际公认的司法机构,有权解释和运用国际法。包括英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应尊重和维护其裁决。"

可见,StW和PSC非但没有揭露国际法院等联合国机构的无能和所谓”国际法"的虚伪,反而散布对这些机构的幻想。

他们提供的唯一解决办法就是抽象地对以色列施加更多的”国际压力",迫使他们停火并结束占领。

然而,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国际社会确实对以色列施加了压力。但是,包括国际法院的”要求”在内,仍然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阻止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大规模屠杀。

悲观主义

现在,人们普遍对联合国的未来感到悲观。近期中东的动荡使联合国完全瘫痪。但联合国内部的危机早在加沙战争之前就已开始。

联合国一直无法应对乌克兰战争、苏丹内战或西非多次政变等冲突。今年夏天,联合国维和人员甚至被赶出了马里。

联合国前副秘书长马克-马洛克-布朗(Mark Mallock-Brown)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播客”The Rachman Show"采访时表示,在非洲的维和行动减少到了一个”非常低的点",联合国目前看起来正陷入非常严重的困境。

9月,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联合国大会年会上警告说,全球治理体系的"大断裂"(great fracture)正在逼近。他说”如果机构不能反映世界的现状,我们就无法有效地解决问题。它们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有可能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鉴于资本主义的世界性危机、美帝国主义的相对衰落以及中国和俄罗斯作为帝国主义强国的崛起,这种悲观情绪是世界关系撕裂的一个征兆。

“协调”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国家间的紧张关系、冲突和战争不可避免。//图片来源:公共领域

联合国自称是“世界各国可以汇聚一堂、讨论共同问题、寻找造福全人类的共同解决方案的唯一场所”。

联合国声称其”四大宗旨”是 1)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2)发展国家间友好关系;3)合作解决国际问题,促进对人权的尊重;4)成为协调各国行动的中心。

由此,人们会认为联合国是一个独立的组织,拥有某种特殊的力量,可以让世界各国领导人”明白事理",最终为了人类的利益而团结起来。

如果认为联合国可以提供一个"协调"各国解决方案的平台,那就意味着各国之间的分歧只是偶然的,各国之间的争论或分歧只需通过讨论就可以克服。

但只要翻翻联合国的历史就会发现,自 1946 年成立以来,它从未能确保国际和平或发展国家间的友好关系。在联合国存在的整个期间,战争一直是世界的一个特征

事实上,瑞典乌普萨拉大学认定自 1946 年以来发生过285起特大武装冲突。联合国非但没有防止战争,反而适得其反。

不联合的各国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国家间的紧张关系、冲突和战争不可避免。这是因为民族国家为了在弱肉强食的世界市场上生存或/和占据主导地位而不断竞争。如果不这样想,那就太天真了。

今天,随着资本向少数几个主要垄断企业和金融机构集中,资本主义民族国家与私人和国家垄断企业高度关联。

列宁解释说,现代战争的起因是相互竞争的帝国主义民族国家瓜分世界。冲突和战争将不可避免地从不同民族国家之间的矛盾中爆发出来,而这些矛盾归根结底是源于各国资产阶级的利益。

联合国不是一个自行其是的独立机构,而是由近200个相互竞争的民族国家的代表组成的。但是,在这些国家中,发号施令的是帝国主义大国——特别是美国。

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包括美国、英国、俄国、中国和法国,它们都拥有否决权。这些帝国主义列强总是首先考虑自己的利益。

自联合国成立以来,它就一直瘫痪在西方帝国主义与苏联(以及后来的中国)的斯大林主义官僚集团不可调和的利益之间。随着资本主义在俄罗斯和中国的复辟,以及它们发展成为帝国主义强国,这一冲突仍在继续。

随着全球化的崩溃和世界关系的重大危机,联合国的无能日益显露出来。在乌克兰战争、全球贸易战或西非局势等问题上,不能指望美国、英国和法国与俄罗斯或中国达成一致。帝国主义列强在这些问题上的利益是相互排斥的。

列宁解释说,联合国的前身国际联盟只是纸面上的统一。实际上,它是一群不断相互斗争的掠食者,它们永远不会相互信任。

列宁把国联形容为”盗贼的厨房"——"从头到尾都是假的,从头到尾都是骗局,从头到尾都是谎言"。

帝国主义的工具

因此,联合国不是和平的工具,而是帝国主义的工具

1960年刚果共和国发生殖民地革命后联合国进行的干预中就可以看出这一点。

刚果摆脱比利时统治后,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刚果东南部爆发了一场由前殖民者支持的叛乱。这次叛乱显然是企图颠覆由第一位民选总理帕特里斯-卢蒙巴领导的新政府。

刚果向联合国安理会求助,安理会派出了 13000 多名军人。他们还派出了一支庞大的联合国文职特遣队,接管机场、医院、通信、中央银行、警察等公共行政机构。

但是,联合国的存在非但没有帮助刚果,反而使新当选的政府更加难以运作。联合国从未对比利时人进行谴责或采取任何行动。相反,他们阻止卢蒙巴呼吁非洲友好国家提供支持,并阻挠苏联提供援助。

政变

联合国是帝国主义的工具。//图片:公共领域联合国是帝国主义的工具。//图片:公共领域

西方帝国主义高度关注殖民地革命的蔓延,并决心推翻卢蒙巴政府。这些西方帝国主义是联合国权力的主要来源。

从一开始,联合国就与新当选的政府作对。

卢蒙巴向苏联求援后,白宫授权中央情报局(干涉外国政府的老手)"通过宪法手段取代卢蒙巴政府"。中情局资助抗议者扰乱卢蒙巴的演讲,并开始策划暗杀他。

几个月后,卢蒙巴在陆军参谋长蒙博托组织的政变中被撤职并处死。针对卢蒙巴的行动得到了比利时和美国的公开支持。

尽管联合国知道卢蒙巴一直受到暗杀威胁,但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阻止暗杀的发生。蒙博托上台后,他们反而松了一口气。

联合国当时在刚果的主要代表布赖恩-厄克特说:

"与他的上司相比,蒙博托是实用主义和常识的支柱。"

"早期,蒙博托似乎是一个相对理智的年轻人,他甚至可能会至少时不时地为他新独立的祖国的最佳利益着想。"

厄克特所说的"常识"指的是向西方帝国主义开放刚果和拒斥苏联。

因此,联合国所宣称的带来”和平"、"民主"和"人权"的使命,一碰到真正的阶级斗争和列强之间的冲突,就会烟消云散。

原因很简单,联合国不过是一个空谈场所,是主要帝国主义列强的外交掩护。

联合国对"和平"感兴趣,只是因为帝国主义列强时不时地渴望和平。但是,当一个政府,比如卢蒙巴的政府,威胁到他们的利益时,和平就被抛到脑后了。

海地

联合国为帝国主义利益”维和”的一个更近期的例子是海地。

2004 年,美国支持了一场针对左翼总统阿里斯蒂德的政变。与卢蒙巴一样,阿里斯蒂德也是该国第一位民选总统。政变后,联合国立即向海地派遣了部队,以防止海地人组织起来反对西方支持的新政权。

联合国特派团(联合国海地稳定特派团,简称联海稳定团)的专门被设计来防止"民粹主义和反市场经济的政治势力卷土重来",甚至致力于禁止阿里斯蒂德返回海地。这就是所谓的促进尊重人权!

这一切的理由是,任何反对新政府的运动都会威胁到"和平与稳定"。因此,联合国的任务就是维护腐朽现状的"秩序"。

联海稳定团从2004年存在到2017年。在这些年里,所谓的"维和人员"在一系列丑闻中露出了真面目。

例如,年仅11岁的女孩都被联合国维和人员性虐待并使其怀孕。维和人员生下的孩子数量之多,以至于"小联海稳定团"这个绰号在海地人中广为流传。

联合国对海地的占领表明,它最终只是西方帝国主义确保其利益的工具,并为资本主义大国提供了一个中立与和平的面具。

列昂-托洛茨基在描述国际联盟时说:"在捍卫现状方面,它不是一个'和平'组织,而是一个少数帝国主义对绝大多数人类施暴的组织。"联合国也是如此。

幻想

尽管联合国一次又一次地表明它是不可信任的,但许多左翼改良派仍在向联合国寻求解决办法。

关于加沙战争,世界工会联合会要求"按照联合国决议的规定,结束以色列对阿拉伯被占领土的占领和定居点活动"。

英国RMT工会秘书长米克-林奇(Mick Lynch)对此表示赞同,并呼吁"在联合国决议和国际法的基础上实现公正解决"。

但是,当联合国决议与以色列统治阶级的利益相悖时,认为有办法让以色列国尊重联合国决议的想法简直就是乌托邦。

联合国安理会是联合国内唯一可以通过具有"约束力”决议的机构,但即使安理会通过了决议,以色列也会置之不理,就像几十年来以色列无视无数决议和”国际法”一样。

许多左翼改良派仍在向联合国寻求解决办法。//图片:公共领域许多左翼改良派仍在向联合国寻求解决办法。//图片:公共领域

看看 2003 年伊拉克战争中发生的事情就知道了,当时美国无法让安理会批准他们的入侵,导致这场战争根据联合国的规定是“非法”的。这并没有阻止美国将伊拉克炸成废墟。联合国无力对抗美国。

在国际法院裁定南非的控诉是”至少相当有可能的"且以色列必须尽全力防止种族灭绝的同时,以色列指控联合国援助巴勒斯坦组织(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简称近东救济工程处)的十几名工作人员参与了哈马斯 10 月 7 日的袭击。

这些指控导致以美国为首的15个国家冻结了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资助。加沙地带完全依赖后者的援助。因此,冻结资金将导致成千上万的巴勒斯坦人死于饥饿或疾病。

这清楚地表明,联合国并不是一支独立的力量,无法推行自己的政策,而是大国追求自身利益的外交舞台。

打倒帝国主义

共产党人的任务不是散布对联合国的幻想。这个资本主义的机构不会带来和平。

它既是资本家利益的保护伞,也是哄骗工人阶级的工具,通过告诉他们世界领导者间的讨论可以避免冲突。它是资本家的一个以”民主”与”和平”的名义为自己的行为辩护,并在安全的渠道内控制工人阶级的愤怒的组织。

任何外交解决方案都无法阻止战争的真正根源——资本主义。资本家正是在"正常"的外交和谈判方法不足以确保其利益时才诉诸战争。用克劳塞维茨的话来说,战争不过是”政治通过其他手段的延续"。

数百万人正在失去对联合国的信任,他们正在寻找真正的解决方案来结束我们身边的野蛮行径。因此,共产党人必须揭露联合国等机构所体现的统治阶级的虚伪。

工人和青年只应相信自己的力量,通过阶级斗争与帝国主义战争作斗争。

真正的选择是反对帝国主义和推翻资本主义的斗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不要战争,只要阶级战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提出“起义”(intifada)的口号——即不仅反对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政权,而且反对全世界的资本主义的群众起义。

我们【编者注:英国革命共产党人】支持加沙被压迫者的最佳方式是参与反对英帝国主义的斗争,并号召全世界工人采取同样的行动反对他们自己的统治阶级。联合国不是这场斗争的工具,而恰恰相反。

反对帝国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必须建立在国际工人阶级的团结和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纲领的基础之上。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 我们是一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革命奋斗的革命马克思主义组织。 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webmaster@marxist.commarx.cn@proton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oining the IMT, fill in this form.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