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控克什米尔群众运动取得历史性胜利

5月13日,超过50万人聚集在巴基斯坦控制的所谓阿扎德(“自由”)克什米尔的首府穆扎法拉巴德 (Muzaffarabad),要求电力和面粉降价。 “自由”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的统治阶级尽管此前曾残酷地攻击抗议者,但现在已经部分接受了群众的要求。对于克什米尔地区的群众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一年多来,人们一直在为这些要求而抗议。这场胜利震动了权力殿堂。(本文原文发表于2024年5月14日,译者:小凡)

通知出来了:民用电价从最高35卢比下调到6卢比;商用电价从最高35卢比下调到15卢比;面粉价格从每40千克3100卢比下降到2000卢比。统治阶级还承诺了其它要求,包括终止部长和官僚的所有福利和特权、恢复学生会等。

除了聚集在穆扎法拉巴德的人们,“自由”克什米尔每个村庄和城镇还有数十万人走上街头,欢迎游行者,为他们提供食物和饮品直至深夜,高喊着抗议政府的口号并支持这场运动。

尽管妇女没有参加主要的集会,但她们在动员运动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大部分资金是由妇女组织和支持的,她们还组织收集食物、住宿和其他战略物资。当准军事部队试图潜入穆扎法拉巴德时,妇女们甚至与他们发生冲突。

事实上,”自由”克什米尔的几乎所有人口都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参与了这场运动。现场洋溢着喜庆的气氛。连资产阶级媒体也不得不报道说,在这一周的时间里,各大城市都没有行政部门或警察,群众控制着一切。权力掌握在人民手中,整个政府和行政机构悬而未决。这显示了群众开始行动时的力量。

巨大的胜利

对于克什米尔这一地区的群众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一年多来,人们一直在为这些要求而抗议。这场胜利震惊了穆扎法拉巴德和伊斯兰堡的权力宫殿。统治阶级在不断侮辱抗争者后,尝到了惨败的滋味。统治阶级利用警察和安全部队残酷地攻击、监禁他们;准军事步兵向穆扎法拉巴德的抗议者开枪,杀了三个人。尽管有这些袭击,克什米尔群众仍坚守阵地,并在人民联合行动委员会(AAC)的领导下为自己的基本权利而斗争。

5月11日,在几次数十万人的抗议示威未能获得政府让步后,AAC呼吁向穆扎法拉巴德进行大游行。去年,群众为了满足这些要求进行了八次以上的封锁交通和罢工。数十万人在“自由”克什米尔地区参加了多次抗议活动。尽管该地区450万人口中的大多数人拒绝支付去年的电费,但争取正式协议的运动仍在继续。

由于担心这次大游行的动员,统治阶级于5月9日开始发动袭击,逮捕了几名正在制定大游行计划的米尔布尔(Mirpur)抗议者,其中包括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IMT)的一位年轻同志,米尔布尔大学的学生领袖乌拜德·佐勒菲卡尔 (Ubaid Zulfiqar) 。警方还残酷袭击了米尔普尔附近杜迪亚尔镇 (Dudyal) 的抗议活动。他们发射催泪瓦斯,导致附近学校的许多年轻女孩受重伤。这激怒了抗议者,他们不顾警察的残暴,采取了反击。在这场战斗中,当地的助理长官被抗议者殴打,他的衣服后来被挂在该镇的主要路口。

这一事件立即引发了要求封锁“自由”克什米尔地区的呼吁,并受到了群众的严格遵守。AAC的中央领导层谴责了该暴行,并让整个“自由”克什米尔陷入停顿。但米尔普尔的AAC领导层要求结束封锁,以响应大游行的号召,这将是对统治阶级攻击的恰当回复。作为回应,AAC中央领导层结束了封锁,恢复了大游行的号召。这得到热烈响应,数十万人开始动起来。

5月10日,从穆扎法拉巴德到戈德利 (Kotli) 再到拉瓦拉科特 (Rawlakot) 的所有城市,大批人涌上街头,抗议国家的高压手段。当天还发生了更多与警察和安全部队的战斗,特别是在穆扎法拉巴德,那儿实施了紧急状态。尽管如此,群众仍继续抗议。穆扎法拉巴德也有六名抗议者被捕。

为了协助镇压,“自由”克什米尔政府邀请了邻近的旁遮普省(Punjab)和普赫图赫瓦省 (Pakhtunkhwa)的警察部队协助镇压,进一步激怒了民众。这明显侵犯了克什米尔主权。克什米尔具有独立地位,是一片在巴基斯坦和印度之间的有争议的土地。

5月10日晚,整个气氛紧张,统治阶级试图以此来恐吓抗议者,迫使他们放弃大游行。 就在这个时候,AAC领导层宣布大游行将于5月11日如期进行,所有人都应前往穆扎法拉巴德。 数十万人动员起来,穿越“自由”克什米尔,开始前往穆扎法拉巴德——不是直接去,而是绕山路。与此同时,警察和安全部队封锁了该山区的道路,将树、大石头和土堆在路上,以阻止游行。

但这些封锁在人民的决心面前毫无意义,他们决定为自己的要求而战斗到最后。很多地区人们安排挖掘机带路。老少皆上路,步行或驾车前往目的地。

5月11日上午,这些队伍从“自由”克什米尔的不同地区出发,前往旁切(Poonch)地区。他们必须与国家镇压、道路封锁、恶劣的天气条件和其他困难作斗争。在群众的高昂情绪面前,这些都是小障碍。队伍的大部分于5月11日至12日抵达旁切地区的拉瓦拉科特。

无论到哪里,这些队伍都受到阶级团结的欢迎。在旅游区,所有的酒店都为每一位游行者免费提供食宿。人们打开家门,向抗议者提供他们拥有的一切。欢迎完后,他们也跟着抗议者一起,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5月12日,大游行从拉瓦拉科特出发,前往最终目的地穆扎法拉巴德。游行经过巴格 (Bagh) 地区的阿尔贾 (Arja) 和迪尔科特 (Dhirkot),最终于5月13日到达穆扎法拉巴德。这时人数已超过50万,但许多人仍沿着小路和基础设施薄弱的道路前往首都。

这整个场景——革命热情、阶级团结、反抗和决心——给权力上层带来了冲击波。那些对群众吐口水、发出威胁的统治者变得卑微了。在巴基斯坦总理夏巴兹·谢里夫(Shahbaz Sharif)的领导下,他们聚集在伊斯兰堡,宣布接受群众主要的要求——为电和面粉降价。

与此同时,有人正努力将这种和平的反抗行为转化为暴力和流血。为此,巴基斯坦臭名昭著的准军事部队“游骑兵”(Rangers)试图通过科哈拉桥 (Kohala bridge) 进入穆扎法拉巴德,但抗议者封锁了入口,阻止了这一行动。在另一次尝试中,准军事部队试图用一条由狭窄的小巷和道路组成的生僻路线进入城市。他们与包括妇女在内的当地居民发生战斗。他们开枪杀了三个抗议者,伤了六个人。

对于聚集在穆扎法拉巴德的数十万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消息,这进一步激怒了他们。 此外,抗议者对政府发出的通知表示反对,因为并不是所有要求都得到了满足,因此民众打算继续抗议。

尽管气氛紧张,统治阶级煽动暴力并将整个集会贴上“恐怖分子”和“印度特工”标签的计划还是失败了。因为抗议者和平散去,尽管他们发誓要为被准军事部队枪杀的三人伸张正义,并继续为其他要求而斗争。

成千上万的人在穆扎法拉巴德举行葬礼祈祷。//图片来源:合理使用

今天,成千上万的人在穆扎法拉巴德举行葬礼祈祷,烈士的遗体被安葬。 “自由”克什米尔的主要反对派领导人之一赫瓦贾·法鲁克 (Khwaja Farooq) 想参加葬礼,但被赶了出来。 这表明了群众对所有现有政党和领导层的愤怒。

AAC的中央领导层本可以今天为烈士组织一场抗议活动,并要求立即惩罚那些参与这些谋杀的人,其中包括总理和让准军事部队进入“自由”克什米尔的领导人。 但AAC中央领导层在这点上显得软弱,这需要被解决。群众的愤怒仍在增长,他们要求对权力宫殿中的罪犯采取行动。

尽管如此,这对于群众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不仅在克什米尔,而且在整个地区。在巴基斯坦,大多数人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通货膨胀、物价上涨和失业。然而,没有一个政党或团体呼吁就这些问题进行抗议。近年来,电力和燃料的价格上涨了数倍。现在,1度电的成本为70卢比。由于税收不断增加,电价事实上更高。而克什米尔的胜利给整个巴基斯坦带来了一股新鲜空气。每个人都在谈论为自己的权利而抗议并对违抗统治阶级的命令。沮丧和消沉的情绪已经转变为反抗。未来几周将举行的大规模抗议正被计划着。

“自由”克什米尔的主要反对派领导人之一赫瓦贾·法鲁克想参加葬礼,但被赶了出来。//图片来源:合理使用

整个革命群众运动也暴露了所有支持统治精英的现有政党的无能和过时。这些政党认为要求每度电最低价格为3卢比是不切实际的。这场运动的领导层因提出如此“乌托邦”的要求而受到嘲笑和侮辱。但现在看来,这些要求是微不足道的。因为如果有一个更好的组织,如此强大的运动本来可以实现更多目标,包括免费电力和面粉。

包括民族主义政党在内的克什米尔所有老牌政党从一开始就反对这一运动,并想方设法破坏它。这就是为什么运动的领导层必须澄清,我们不能信任这些政党和领导层,群众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和组织才能前进。这就是为什么所有吸纳其它党派的寄生虫般的领导人的尝试都被阻止,任何依赖这些叛徒的暗示都立即被运动的领导层拒绝。

这次胜利向巴基斯坦发出了同样的信息。巴基斯坦的执政党,如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和巴基斯坦人民党,以及反对党,如伊姆兰·汗领导的巴基斯坦正义运动党,已经破产。他们都没有反对征收累退税和物价上涨。这一胜利将为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未来一段时期的新运动和新政党铺平道路。

事实上,这是自几年前印度农民运动与莫迪的历史性战斗以来整个地区最大的胜利。克什米尔这一地区的胜利不仅向印占克什米尔的广大群众发出了鼓舞的信息,而且还将进一步向同样受到莫迪政权攻击、渴望获得胜利的印度工人阶级发出鼓舞的信息。他们同样渴望对印度统治阶级的暴行进行革命斗争。

巴基斯坦统治阶级所使用的策略与印度统治阶级所使用的策略没有什么不同。在巴基斯坦,统治阶级将抗议者称为印度特工,并表示他们想按照印度政府的要求破坏和平气氛。 事实上,警察自己在拉瓦拉科特和其它城市张贴了许多带有印度国旗的海报,以煽动仇恨并扭转公众情绪反对该运动。但这次,它不起作用。事实上,它进一步激怒了群众,让他们大批上街来扰乱统治阶级的阴谋。

在印度农民运动中,莫迪及其代理人同样将农民贴上巴基斯坦代理人的标签,宣称他们是反民族的,以煽动公众对该运动的仇恨。但他们无法破坏农民的团结。农民对这些阴谋嗤之以鼻,并取得了最终胜利。

这场运动将基本需求和生计问题重新推上政治舞台,这本身就是统治阶级的又一次失败。 巴基斯坦和克什米尔的统治阶级一直试图将政治限制在鸡毛蒜皮上,包括宗教情绪、民族仇恨和对反对派的个人侮辱。它一直试图忽视诸如面包、物价上涨和失业等基本问题。媒体忠实地关注那些琐碎的辩论,而忽视了群众面临的紧迫问题。

但这场运动再次将真正的问题提上了议程。在整个巴基斯坦,这场过去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运动现在到处都在被讨论。各地人民都从中汲取灵感。有人说,今年的夏季并没有带来山上的洪水,而是带来了群众运动的灵感。群众运动正侵蚀着过去的偏见和政治,到处播撒着新斗争的种子。

最后,这整个过程对该地区的民族主义政党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们总是忽视经济问题,只以过时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为基础,玩弄民族主义仇恨,而这种民族主义显然遭到了群众的拒绝。这场运动清楚地暴露了资本主义制度的局限性和统治阶级的破产。它显示了群众运动所蕴含的巨大潜力,并点燃了广泛的信念,即革命推翻这一制度是可能的。而只有这样才能结束对克什米尔的民族压迫。唯一的出路是建立一个革命政党,并向外界传达这样的信息:社会一切弊病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制度,必须通过社会主义革命推翻它。

人民行动委员会 (AAC)

该运动的一个重要特点是在“自由”克什米尔地区出现了人民行动委员会 (AAC)。这些委员会不仅替代了现有政党,而且为运动提供了组织和结构。只有群众通过民主程序建立的这些委员会组织了多次抗议和封锁,运动才能最终取得胜利。

群众正是通过这些委员会,成功组织了一年多的抵制缴纳电费的运动,并抵抗了国家的镇压和警察的攻击。在一些地方,这些委员会成了新国家的胚胎。

上周,杜迪亚尔事件发生后,警察的残酷袭击加剧。一些AAC开始组织防御委员会,年轻人组织起来进行反击,保护运动和公众免受国家镇压。这也是保持群众对穆扎法拉巴德和平进军的关键。尽管有数十万人参与,在面对恶意扰乱游行并挑起暴力的恶棍和警察的袭击时,抗议活动仍然是和平的。

成立这些行动委员会的最初动力来自于三年多前。当时,在一场反对终止面粉补贴的运动中,IMT的同志在拉瓦拉科特(Rawlakot)附近的一个小村庄倡议成立了这样一个委员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这些行动委员会扩展到更多的村庄,到包括拉瓦拉科特在内的旁切区,再到其它地区。一年前,穆扎法拉巴德成立了代表10个地区的AAC,每个地区都有三名代表。

随后,这个联合AAC (Joint AAC) 发起了一场争取电和小麦面粉降价以及其他要求的运动,并引发了许多示威和抗议活动,包括超过8次全“自由”克什米尔堵塞和封锁交通的抗议活动。 “自由”克什米尔的大多数人口都参加了这些行动,其中一些城镇聚集了数十万人。

另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成就是,AAC于去年10月宣布举行仅限女性的抗议活动,这是这个落后保守地区历史上的首次此类抗议。AAC的许多成员甚至反对这一想法,但IMT的同志们与对妇女的反动偏见进行了斗争,并努力组织抗议活动。

结果甚至让同志们自己都感到惊讶,成千上万的妇女走上全国各地的街道,高喊着这些山谷中有史以来最革命的口号。从十几岁的女性到80岁高龄的女性,站出来反抗不仅是国家的镇压,也是这个落后地区的偏见。那里的女性甚至不被允许在平日里穿过主要集市。她们必须走黑巷子里的窄路。但在这天,妇女们大喊着口号,大批走在主路上,表达对统治阶级的愤怒。这改变了运动的整体动态。在同一天,统治阶级决定与AAC领导层展开谈判。

我们预见到该地区会出现群众运动。//图片来源:合理使用我们预见到该地区会出现群众运动。//图片来源:合理使用

IMT共产主义者的作用

IMT的共产主义者从运动开始到现在一直发挥着关键作用。如前所述,这场运动始于大约三年前。在拉瓦拉科特附近的一个小镇上发生了反对终止面粉补贴的小规模抗议活动。IMT的同志在其中建立了一个新平台——人民行动委员会——以组织抗议活动。

IMT的一位年轻同志被选为AAC的第一任协调员,并负责在其它城镇建立这个平台。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随着面粉补贴的部分恢复,这一运动不断发展并取得了首次成功。经过同志们和其它成员的努力工作,AAC在整个地区建立起来,最终形成了联合AAC。

巴基斯坦的IMT的分析和观点是这一切的基础。这些观点我们已经提出了近10年。我们已经明确地解释过,一个新的客观形势已经出现。人民越来越排斥所有既定政党,并正在寻找别的出路。

我们提前预见到该地区会出现群众运动,并且需要建立平台来组织这些运动。我们还预测了国家机构的破产和经济的崩溃,这一点现在是有目共睹的。IMT 的同志不仅发展了这些观点,而且继续在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建立自己的力量,以便介入即将到来的斗争。这赋予了IMT在该运动中巨大的政治权威。

每到关键时刻,同志们都对形势进行具体分析,并指明前进方向。//图片来源:合理使用每到关键时刻,同志们都对形势进行具体分析,并指明前进方向。//图片来源:合理使用

每到关键时刻,同志们都对形势进行具体分析,并指明前进方向。他们对反动分子试图从内部或外部破坏运动的一切伎俩进行斗争。事实上,所有政党,包括民族主义者和所谓的“左派”,都将AAC视为对其政治霸权的威胁。 他们试图破坏这些运动,并通过既定的政治结构、腐朽政党的联盟以及类似的常规策略来误导运动。

但同志们的观点和方法的明确性挑战了这些伎俩,并捍卫了一个新平台的形成。在这个平台上,任何政党的人都可以不带偏见地发表自己的观点,并试图说服群众,但不允许通过欺骗来误导群众。而那些对自己的政党保持着铁腕统治的领导人对AAC的民主本质深恶痛绝。他们即使在政党中处于少数,也会照样独裁。

IMT的纵观在2019年8月的事件后开始变成现实。当时莫迪在大选中取得巨大胜利,结束了印控克什米尔的特殊地位,并修改了印度宪法以服务于他的利益。这改变了整个地区的现状。巴基斯坦统治阶级的虚伪性也暴露无遗,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再次背叛了克什米尔争取自由的事业。

就在这个时候,IMT通过一本名为《克什米尔:社会主义解决方案》的新册子进行了具体分析,作者是来自拉瓦拉科特的亚西尔·伊尔沙德(Yasir Irshad)。该书不仅解释了克什米尔和该地区新发展的形势,还指出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结束民族压迫,不仅对克什米尔,而且对该地区所有其它被压迫的民族都是如此。

IMT还在克什米尔组织了许多成功的马克思主义学校,详细讨论了马克思主义理论,包括《资本论》、俄国革命和辩证唯物主义等主题。这一切都给克什米尔的共产主义队伍为这些战斗做好了坚实的准备,并在每个关键时刻全力介入,并确立了他们的政治权威。

IMT的正确观点和方法使我们成为群众斗争的革命参照点。IMT同志高喊口号、演讲的视频在社交媒体上有数万人观看。我们的口号在整个运动中广为流传 每一位同志都成为革命思想的灯塔,激励着成千上万的人继续斗争。

正确的观点不仅增强了我们同志的政治权威,而且引导我们的同志和运动的领导层更好地认清形势,反击敌人的攻击和阴谋。同样,了解AAC作为替代的政治平台的真正特征,可以更容易地防御那些试图将其视为暂时现象并试图破坏它们的人。事实上,对这个有450万人直接参与的巨大过程的正确认识是斗争成功的关键,否则这场运动可能会多次遭到破坏。

同志们还多次呼吁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有组织的工会声援这一运动,并始终坚持这一运动最终应与整个地区的工人阶级联系起来。在最后阶段,红色工人阵线(RWF,我们在巴基斯坦的劳工组织)从拉合尔、卡拉奇和其它地区的各个工会领导人发出了声援信息,公开声援克什米尔群众。事实上,去年12月,RWF在卡拉奇举办的一所社会主义工人学校向数百名工人提交了一份关于克什米尔运动的详细报告,他们都表示了声援。这也提高了运动的士气。

正是群众斗争以及改变生活的决心取得了最终的胜利。群众的革命潜力再次得到证实。 这对于所有气馁、沮丧的知识分子和所谓的“左派”来说,是一记重耳光。他们对任何革命的发展都失去了希望。他们大声告诉群众,“你们应该听统治阶级的话,别斗争,因为你们赢不了。”

事实上,群众的勇气和决心甚至令最乐观、最革命的分子都感到惊讶,并表明他们比最先进的革命者更具革命性。

新的局面出现了。这次胜利改变了群众的意识。阶级力量对比发生了明显的变化。统治阶级会试图反击,但这次胜利会给群众带来力量,他们会以更大的力量进行抵抗。他们不仅会努力保持对自己有利的平衡,还会迫使统治精英们做出更多让步。

这都为下个时期加剧的阶级斗争铺平了道路。这种情况已经影响到巴基斯坦的工人阶级并震动了整个社会。今后,整个地区将朝着大运动和革命剧变的方向发展,这将进一步改变局势。

在这种情况下,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的共产主义者正计划在革命共产国际的旗帜下前进,在政治战线上发动新的攻势,介入这些运动,以建设革命政党,向社会主义革命迈进。


“捍卫马克思主义”网站(marxist.com)是国际马克思主义趋势组织(IMT)的全球网站。我们是⼀个为世界各地社会主义⾰命奋斗的⾰命马克思主义组织。如果您认同我们的理念并有兴趣加入我们,可以填写“联络我们”的表格,致信 webmaster@marxist.commarx.cn@protonmail.com或私讯“火花–台湾革命社会主义”脸页,谢谢!

Join us

If you want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oining the IMT, fill in this form. We will get back to you as soon as possible.